易燃即爆炸

嘘。你是我心里所想。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回复

@友达以上-almost-lover-

记得在知乎里有一个很美妙的回答:当看一个人身上有光的时候,那是因为他身上的光是你久久不肯离开的艳羡目光中赋予的。我得有多么盛大的荣光,才能让天宫里无忧无虑的小仙子,为我心甘情愿的溜到人间入了俗啊。


我明白绝非偶然,因为灵魂的相近,我们才能遇到彼此。又因为脾性的相性,才让我们愿意更深一层的了解对方,即使会有乱七八糟的小毛病和大问题,我们一边絮絮叨叨着数落对方的不是,一边收拾起自己的过失换成能塞个满怀的拥抱。


从此开始喜欢对方所喜欢的事物

从此愿意做从前的自己绝不敢想的事情

从此会尝尝落入一个瞬间的失神,只是因为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或一个画面。


其实只因为这全全都是这个人,所以才会在乎。才会投去目光,才会明里嫌弃着种种幼稚行为,暗着兀自偏过头去偷笑。


一瞬心空这个词,我是真的相信的。


怎么能用傻来形容?明明一起做过的所有事情,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因为这些时光美好到我是真的不愿意它悄悄溜去。


我颇喜欢他俩,因为郑号锡的眸光里满满都是那个长不大的糯团子,而那个舞台上无所不能的朴首席,也会勾着手臂黏在哥哥身边,变回那个傻萌傻萌的小可爱。有着相似的心思,因而常常并肩走过彼此的坎坷。保护起对方的软弱之处,给予对方臂膀港湾。


我同样希冀自己的眼里拥有他们眼中那样美丽的星光。


而现在那份心底的惋惜不见了

能填满我视线的宇宙,仿佛找到啦


尽吾所能。傍君前行

@友达以上-almost-lover-
咳咳,今天很重要啊。
嘿!生日快乐,此时此刻,你就成年了哦?🎂

你呀,心思细密。什么事情都要猜个很久,所谓狐疑无差。

你呀,容易怄气。总是回想坏事情,把自己气到头晕眼花。

你呀,太在乎别人眼光。总是会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迁就自己。

但这样的你,才是我想认识,想做朋友的你。

你说过你会累,会讨厌这种迁就。但又没有办法收起细微关心哪怕片刻。但不得不说,慢慢的成了习惯之后,我会喜欢,会怀念这种曾不时在耳畔响起的小唠叨。这是种安心感,就像你我可以毫无戒备的枕在彼此肩头膝上沉沉睡去的信任。

点滴成永恒,这些小踏实被我从时光的长流里拾出,细数珍藏。我敢肯定,哪怕以后天各一方,亦或者是老去白发苍苍,回想起这些点滴,嘴角都会是噙着笑的。

我会把我们的要好讲给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不厌烦的给他们炫耀,世界上是有这种交心比心的长青友谊的。

记得今天我和你说起的那件事嘛?其实不仅仅是表面讨论的那样。我真正羡慕的是他俩那样那样好的友情。或许是一种依托又或者算是希冀,潜意识地希望我俩会像他俩那样好。所以当那阵子发现那首歌消失之后,我真的有种崩塌的感觉。

感觉最能相信的,也不能再相信了。

感觉什么事情都无法挽回。

感觉有些关系会像删除视频一样的,断的干脆彻底。

但万幸,我们的路很长很长,我们还在继续前进。而我也后知后觉的恍然,不能用任何人来概括你。

你就是那个有点刀子嘴豆腐心的漂亮姑娘。就是那个私下里会和我一起放肆疯的傻丫头。就是那个别扭到就是要说反话,但偶尔也会很温柔的特别的你。我们的友谊也就是属于我们的友谊。一起相处过的时光也是我们所共同创造的故事。

only for us.

你好啊,小仙女。 爱你就像爱生命。王小波请原谅我套用这么一次。因为再多所谓情话都不及这一句真切问候。

你好啊,小仙女。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我喜欢的每一对cp里,都有你的影子。

你好啊,小仙女。 这个称呼在我心里可是从没变过,一如既往的。

你好啊,小仙女。 这是我送给你的最高情谊。纸短情长。

emmm。。可能是蹭热度吧。不懂这种行为

局外人:

首先,十分抱歉影响大家吃粮,Tag占一天就删!
关于  诚如眠所说  这位作者占杰佣tag反而不让杰佣评论的行为,我特意去翻了一下评论,真是很精彩呢。
这位作者自称画中有杰佣,打了杰佣tag,可是据她的小粉丝所说“太太不吃杰佣,所以不让评论”,难道不是自相矛盾吗?这位作者不吃杰佣,却画杰佣,又不让别人讨论杰佣,粉丝还能信誓旦旦说出“杰佣粉冷静一些不要抓着不放”这种话。
那么试想,我如果写一篇杰佣,含五分之一的佣社,打了佣社tag,把评论佣社的都拉黑,各位佣社粉怎么想呢?
综上所述,这位作者大概只是想蹭杰佣tag的热度赚点小红心,觉得气愤的大家看到了一键拉黑举报就可以了不是吗?喷人没什么用,毕竟这位作者既有无脑护又有拉黑呢。
关于这位作者的画技我就不评论了,各位见仁见智。
无脑护的别来我评论,我也学会您家太太的一键拉黑删评论了哦♬
最后,再次对占tag感到抱歉,tag占一天就会删,谢谢!

[是千源小甜饼了]嘟嘟!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大概是一场源吃醋的衍生
#ooc有,若踩雷慎入
#十分感谢我仙女倾情为清水文续车 @友达以上-almost-lover- 
#不喜勿喷,看看就好。

 

“为什么二十生气了?”

“因为我没给她吃猫罐头。[笑]”

王源趴在床沿,呆呆看着电脑上被采访的少年羞祗的笑着,目光落在照片上气鼓鼓的一团上,眉目间的英气尽数变得柔和起来。

什么时候这么走心的对我笑过,就可劲宠着你家的大小姐吧!

王源别扭地偏开头本想去看窗外,却发现一直乖乖躺在地上的嘟嘟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床,盯着屏幕上那一团兴奋的吐着舌头。

“你能不能安分点,二十她又不是吃的你激动个什么劲!”没好气的冲着嘟嘟翻了个白眼,抬手把笔记本合上,尚未结束的采访和少年低忱声线一同戛然而止。看着自家兄弟仍旧盯着电脑仿佛意犹未尽的模样,气呼呼的赶他下床,抓起手机出门遛嘟嘟


北京就是北京,就是和重庆不一样。

怎么说呢,就是不熟络。

这下子完了。

王源心下哀嚎,尴尬的抬头朝着前台小姐挤出一个微笑,小心翼翼的向一脸迷惑的小姐姐询问了把房卡放在房间里还能不能进房间

“啊可以的,请出示您的身份...”

“啊谢谢!抱歉打扰您了...这是我的订房信息,麻烦你们核实一下。”

“好的,小弟弟请留下联系方式,一旦通过核实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小姐姐的眼里多了几分同情

王源道谢,垂头丧气地牵着嘟嘟离开。

王源订的是一家宠物酒店,坐落在颇为偏斜的地方。酒店管制严得不行,方才气一上头,除了手机,自己还真是什么都没从房间里带出来。

人要是背运,喝凉水都会塞牙。此情此景还真是应验了这句老话。

天上好巧不巧下起雨来,虽然谈不上瓢泼,但一直淅淅沥沥的落在身上,生冷得紧。自己还撑得住,可嘟总就不怎么好了,此刻正贴在王源腿边瑟瑟发抖。王源有些着急了,划开手机通讯录一通翻找,哪位北京的旁友好心收留我一晚!开局一人一狗,收留有好礼相送啊!心中碎碎念着,列表里的四字名字映入眼中。

……

算了,还是问问王俊凯吧。他好像这两天在北京转机,顺便来看朋友来着。虽然是唐突了些,可也不能在街头待一晚上啊。王源顿了顿,下了决心,正当他深呼吸打算摁下通话键的那一刻

“王源儿?”

他听到有人在叫他。

王源闻声,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方才放弃求援的人,此刻却无比戏剧化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这简直巧得不合常理。可北京是人家的地盘,由不得自己喊违和

就这样两个人在雨中面面相觑

“嘟嘟,冷了吧,去我家看看二十?”易烊千玺先出声缓和尴尬,自顾自地蹲身把嘟嘟抱在怀里,嘟嘟毫不犹豫的蹭了蹭他肩头,并换了个舒服的方式瘫在他怀里,完全没有在意真正主人投来的恨铁不成钢的目光。

“雨一会儿会下大,别着凉了。”看似是在和怀里的狗狗说,但易烊千玺转身之前不着痕迹的将目光投向王源,后者却游离神外专注于思考,显然没有看到这抹关切。见此易烊千玺微不可闻的叹气缓步往回走,王源回过神来,咬咬牙跟了上去。

还好的是易烊千玺家没有太远,约莫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刚把门打开一半,嘟嘟就迫不及待的窜进房间,不一会儿,兴奋的轻吠和屋子里猫的惊叫就一同在屋子里闹了起来。王源皱眉喝了声,也没能阻隔他家嘟嘟黏在二十身上的炽热目光。易烊千玺在旁边看着这情况,笑了笑径直走进厨房,忙活了一会儿端出来两个宠物罐头放在地上,两只的视线迅速被吸引,都跑到易烊千玺脚边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两只,唇边显现的梨涡看得王源失神。

“别愣在门口啊,有拖鞋你直接进来就成。”被对方的声音唤回神来的王源顿了顿,躬身拿了双拖鞋踩着进去了。

纯属意外,不然绝对不会来的。王源这么安慰着自己,别扭地坐在沙发的另一头。不料才刚坐定,沙发那头的人就迅速靠了近来,一手探过王源的肩虚虚环住,另一只手向他卫衣下沿探去

卧槽!这哥要干什么!

王源慌了神,双手迅速抻住衣摆阻止对方的动作,努力镇定闪烁的瞳孔瞪向易烊千玺,却迎上对方无辜的眼神。

“你淋了雨,我怕你着凉。”易烊千玺抬手晃晃手里的干衣服,表情平淡毫不在意心里却隐隐的担忧着:王源本来就穿得单,再被雨这么一浇,潮湿的衣服全部贴在本就瘦削的身板上,惹人心疼。

“哦。我自己来。”不料王源迅速撇清了距离,背了身脱去身上湿透的卫衣。

身后人终于没了动静。王源暗暗呼了口气,稳下心来套家居服的同时心里的不安又迅速升起。我的语气会不会太重了一些?平日里易烊千玺有意无意的触碰自己都会在打打闹闹间含糊默许,这是第一次如此绝对的反抗,会不会伤到千玺?

“千玺,我……”方才忐忑的许出声,就被圈进了温热的怀抱中,或是因为有刚才的经验,王源的双手被身后人迅速扣住,反抗不得。王源气极,徒劳的挣扎着。

“你在躲我。”对方的气声若有似无的在王源耳畔撩拨着,语气却毋容置疑。让被说中心思的别扭兔子瞬间僵住乱动的身子

“源儿哥,要生我的气也不能淋着自己啊。”满意地看到王源迅速变红的耳根,千玺柔和了目光,双手由锢住对方动作转为将人完全搂进怀里。

王源身形纤长削瘦,千玺的家居服对他来说宽大了些许,此刻王源被迫枕在千玺肩头,衣领松松垮垮的开着,怀里人脖颈纤细,锁骨尽露,皮肤白皙...千玺不敢再往衣领里看,轻咳几下游移开视线,想起汤圆们都说自家爱豆瘦得和电线杆子有的一拼,却比电线杆子更容易被风吹跑;那长胳膊长腿儿估计随便就能握住…

想到这千玺的目光也不自觉地落在了王源腿上,好像...是他们说的那个样子,不过帮汤圆们切实“测量”一下也不错。把怀里正嘀嘀咕咕不知道嘟哝什么的源兔向上掂了掂,俯身朝着人大腿根处“落爪”,不出意外的松松就能握住,而握住腿根的那一刻王源明显在千玺怀里跳了一下,本停留在耳侧的绯红更是蔓延到了脸庞和脖子上。嘴里的念叨也随着这个动作噎在喉中。千玺勾唇,低头缓缓在王源的下巴上落吻,缱绻又温柔。

“源儿,你太瘦了。”疼惜的口吻让王源恍惚。

本应是温情的雨后下午,可那一抹粉又随着妒火跳动起来,“吼,也不知道是我瘦还是人家小姐姐瘦呀……”身陷嫉妒的人说话总是不过脑子,冷战里一直强撑的高冷形象也在一句充满醋味的责问中荡然无存。

“哦~我们家源儿是泡到醋坛子里了!”那人轻笑着在王源耳旁吐气。

本就已经红成煮沸了的大虾一般的人儿,更是像动物模仿一般的拱起身子,引起嘟嘟的好奇围观。

小四轮车车的快乐(超链接应该可以用了==)
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1dc8fd257be99475e08eba

抱着那人洗完澡清理完,已经入了夜,怀里的人,早就累的昏睡了过去,将人仔细安顿好后,同样钻进被窝的千玺却精神的登上小号刷起了微博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源的腰能吹一辈子!!!(花痴) (花痴) (花痴) 附图GIF

汤圆们对王源身材的臆想热情依旧高涨。

千玺偏过头仔细端详身边安稳熟睡的俏人儿, 不自觉间梨涡浅笑。

嗯, 的确能吹一辈子。

无论是顾南衣,还是乔燃;陆之昂,亦或是大侦探。
都不忘初次看到你时候,心中那令时间静止的,漫长又叩击心绪的悸动。
我深知自己心中命结即是努力爱着你,又如何会后悔?

不知道图能不能动
其实应该算45度的侧颜吧
prpr我白😘😘

红妆 【信良】【中秋贺】


叠廊蜿蜒,高高低低的砥柱支撑着回廊蜿蜒在广袤不见尽头的湖面上。怪石嶙峋,连延成片。本该是充满气势,由于尽数架在水中,被些碧荷翠竹掩映去锐利的棱角,便改了一番滋味,变得婉约起来。像屏风一样半掩着之后的住处。夕阳照映,也将波光地面上楼阁轮廓的影柔和了,像幻想境的入口,很不真实。

一道红影落在这回廊前,单手叉腰眺着这景致。没想到军师被安排居住着的地方,并不像是文人墨客一样清亮大方,几层朱檐横杆迂回下来,反倒像个避不见外的深闺姑娘一样扭捏起来。
怎么会适合?像张良这样的人。不过这风格…倒的确是君主喜欢的样式。
韩信这么腹诽着,挑了挑眉梢

周围环水,中央逶迤一片山石承作整个建筑。要想进到这府中,就必须通过这一串长廊。并且接受全天候无休的巡逻护卫兵繁琐的检查和阻碍;别无他法。

至少在外人的眼中,是这么看的

略微起脚,跃起在檐角上,撩了下垂在鬓角的额发,接着踩着铺设的琉璃屋瓦瞬移,几下就落到了内院中。他韩信,可不是外人。也就定不会用平凡的方式来。

摸到了窗前,窗户并没有打开,伸手轻扣住窗沿底,五指一发力从外拉开了窗户,接着一矮身就窜进屋里。已经做好了看到那人坐在窗沿捧着经书瞥过来的凌厉目光,之后就带着怒意训斥说教自己一通的准备。结果一抬头只看到一片红裾曳地。他坐在云凳上,愣怔看着镜中他自己的模样。喜服上的盘云扣十分精致的扣在长衫的左肩处,沿着云扣坠下的红绳上缀着金色丝线,薄薄的拢在及地披肩上。白金色长发不似平日里扎好,而是直接披散在身后垂在腰间。眸光略转,看向镜中痴痴愣在原地的自己,浅笑问候
“韩将军这样看着我,难道是在为自己随意打扰别人,不走寻常路的不妥行径道歉么?”直到张良开口才回过神来,转开话题笑着调侃
“不过良,你也真是由着君主乱来啊,这衣服依你自己,怎么愿意穿?”
他笑着摇头,眉宇间多是无奈。

不知不觉,韩信已经习惯了唤他单名。那是不愿意用生疏的‘军师’亦或者君主亲昵的‘子房’来称呼他,自作主张这么叫的。

而张良初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耳根都起了层红。皱眉拒绝韩信这么叫他。可后来君主没有提什么非议,他慢慢的也便默许了。
“很好,不显得生疏,又有一定的情分在。”君主持着酒杯,对此笑着评价。
也没有所谓过分的逾越。我听出了潜藏的意思。

“…君主的保险措施未免太过于疏松,像我这样稍会点功夫的小贼,都可以轻易闯龙门啊。”为了缓和无言的气氛,韩信颈后抱臂打量房间,道起这地方的不足之处来

“当真是妄自菲薄,哪个人武功与你相当,还去做小贼的?况若你不是来接亲的韩将军,一上了屋顶,就早被密卫擒住了。”是了。是良的一贯作风,不会隐瞒二人皆明了的既定事实。换句话说,他不会和聪明人打哑谜。
因为没必要的事做了,会平添麻烦。
“你……良知道我为什么而来?”转身对上他眸子,他视线里满是早已参破的无可奈何。
也对,我们三人之间,最了解彼此的,是良。
或一举一动,或皱眉展笑,其中情绪的缘由,都被他洞悉了个干净。

不只是来接亲的目的,还有自己揽下差事存有的私心,也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张良根本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给韩信亦是他自己多添祸端。

韩信不再挑话,直直看向窗外,身后人似乎想说些什么,可一声唤名方有个启音,生生被那沉闷钟响打断。一片乐音响起。是长乐宫的侍子在报喜了。

“良辰已到,良,启程吧。”韩信眯眸看向那云檐下晃动的铜钟,眯起眸子转身向人挑起个笑来

“别耽误了。”

他自己知道,他笑得有多么勉强。

天,他可真好看(信云)

※白执事和街头小老虎
※喜欢请赞别犹豫

  正是入秋的日子,时不时跑来卷叶的风带着些恶意。偏偏在艳日还高挂着的日子里冷上几度,通常是一边避着日晒,一边躲着冷风混混度日。正往巷子口里去,就受到了穿街风的洗礼。只觉得浑身都激起了鸡皮疙瘩。打个寒噤把外套一抖,领子上一圈毛立起来护住后颈。缩起脖子得以舒适的喟叹。

一群终日浪荡的小伙无所事事,索性都跟了自己,身后压压一撮挤进巷子的画面倒也吓人。引来居民纷纷退避。小卖店的看门大爷觉得气氛不对,板着脸沿着报纸边儿抬眼看了几下。身后一个愣头青硬是要冲上去叫唤。拉住他后领往后一拽,提起来拎在空中。另只手在兜里摸索了一会,丢下几枚硬币

“大爷。泡泡糖。”挑了个粉的丢进嘴里,朝大爷点点头,狠弹了混小子额头一把,把他扛上晃步往外走。可总觉得颈后面有什么在动,还时不时贴着后颈蹭着,让肩上那小子在后面捯饬了一阵,竟从帽子里捉出了只鸟来。

这鸟生的一点不苗条,整只都胀成了个球,灰短的翅膀扑棱棱拍着,也没能从自己摊开的掌心里飞起来半厘米。知道自救是不可能了,它索性扎起浑身羽毛,吱喳一声冲着自己吼开来恐吓。

威慑力为零。又无理的蠢鸟。懒懒挑眉看着手中小东西,缓缓吹出一个泡。能把一只鸟养成这样的主人,情商也就到这了吧。
很快就对这家伙失了兴致。捉住鸟那两只短翅膀上下晃晃,转身冲着伙计们挥了挥

“炸了,吃麻雀。”

话音刚落,电光火影间就有道极快的影朝着自己面门逼来。嗤笑对方手段青涩。先人一步向后退去拉开距离,当退到巷墙的时候扬手将要压住自己肩膀的手扣下,顺势一拽反身将对方制在墙上

“家里人没有告诉过你,街上的混混不能惹么?”咬破口中吹完的泡,敛目来看这敢对自己上手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却接上对方定定投来的目光

一身打理妥帖的制服,带着白手套的指节握在自己手里。暖色的发也因为打斗稍显凌乱。而光投过矮墙斜斜打在他脸上,俊秀的脸庞被墙影遮去半边。本就白皙的皮肤被光映的泛起一层淡光。能在那片湛蓝中发现已看怔住的自己

这人生的可真漂亮。
一瞬间空白之后,自己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紧接着清醒过来发觉自己貌似捅了个篓子。
这身装服,绝不是轻易会到这等地方的身份。
可该死的是现在他巧不巧就正被自己压在墙上

“…请自重。”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听到了更哭笑不得的词眼。讪讪松开对方后退出几步。却见他视线一直落在自己手上。一下了然。

毕竟是看到了个打扮奇特的混混抓着鸟扬言炸了吃掉,是主人都不会冷静的吧。把鸟交他手里,端详了人鸟间厚重的违和感,挑眉颇认真的开口

“你家的鸟。该管管了。”
“你会错意了。这鸟主上宠爱有加。”

奇怪的鸟,奇怪的主上。却有个干净利落的执事。实在让人难以参透的组合。人早走远了,可还待在原地。捡起方才打斗时对方落下的牛皮纸袋子嗅了嗅。草莓蛋糕…之类的东西么?奇怪的喜好。
笑来那一丝不苟的少年也有忙至疏漏的一面啊…还是太年少。

“信哥,你看那东西我们是不是……”被伙计唤过神来,复又迈开步子。嘴角掩不住的上扬

“不还。”拆了包装不假思索的拿叉子戳来吃,奶油在口中化开,过甜的口感引得皱了皱眉

“那鸟的保护费,凭什么不拿。”